风雪塞北

腐女,宅妹,愤青,二次元,偶尔也混混三次圈子。看什么写什么,题材比较杂,承蒙喜爱,请自行取用(笑)

《行世集录》

大概就是宋道长除魔歼邪这一路遇到的事情……总觉得这一路必定艰辛异常,凶尸道长,光听名字就觉得讽刺QAQ

宋道长的日常:杀杀敌,打打怪,带带闺女,等等老婆×

我要糖!双道长我要糖!我要糖!!【说着拿起了刀

大概会很快完结,主要是写写想写的那几个片段……小星星快回来,你老公快熬不住了×


==============================

宋道长,晓星尘道长的尸体,你打算怎么办?

尸体火化,魂魄安养。

今后你打算如何?

负霜华,行世路,一同星尘,除魔歼邪。

……待他醒来,说对不起,错不……在你。

 

 

【一】

“……”

宋岚悠悠地醒了过来,是被门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吵醒的。

天色阴沉,阴云密布,屋外的雨不知从何时就开始下,湿润的水汽在空中挥之不去。有细小的水珠从大敞着的门口飞进来,腻腻歪歪,冷冷清清,密密麻麻的雨丝交织成窗前的网阵,锁得人赖在屋里不愿动弹半分。……宋岚眨眨眼睛,躺在地上,无意识地望着塞满茅草的房顶。许是凶尸之身行事太久,他一时失神,无法理解刚才自己意识断掉是发生了什么。

我睡着了?

他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会吗?我刚才是睡过去了吗?我会睡着吗?

……凶尸之身,当真是奇谈怪事。

他嗤笑一声,微微摇头,手肘撑地,浑身虚软,艰难的爬了起来。

 

“宋道长!”

他一起身,身下茅草发出“簇簇”的声响,身后紧跟着传来了小姑娘惊喜的唤声。宋岚顿了一下,撑着地的右胳膊猛地被人搀住,小姑娘蹲在了他的旁边,他无声地弯了唇角,借力坐起,被女孩顺势扶着靠在了墙上。

“当啷”,背后的剑撞到墙面,发出短促的清响。

“宋道长,你醒了!”女孩显得很高兴,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的哭腔,“我,我回来看见你躺在地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跟死了一样,吓死我了……幸好没事,幸好没事,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

宋岚看着惊魂未定的女孩,轻轻摇摇头,阿菁的声音里带着一点鼻音,想必是刚刚急得落了泪。……我怎么了?我好像梦到点以前的事情,等等,那就是说我睡着了?凶尸睡去自然跟死了一样,可是我会睡过去吗?

奇怪啊。我从不知道凶尸也会觉得疲惫的。

这样内心嘀咕的宋岚又真切的感受到身体各处的空虚疲软。莫不是真的累得紧了……

“宋道长,怎么回事啊?你刚刚怎么了?”阿菁抬起头来,看着面前这张没有血色的脸,空洞的大眼睛满是担忧。

宋岚摇摇头,示意自己并无大碍。

“我明明看到你——”

宋岚双手合十,侧于一边脸颊旁,指指地面,示意自己刚刚不过只是睡着了而已。

阿菁愣了一下:“诶……你也需要睡觉吗?”

……这个我也没弄明白……宋岚挑挑眉。

天地寂静,雨声清晰。阿菁望了一眼外面的雨幕,皱起眉头,有些担忧:“……是不是因为最近频繁地遇到棘手的死尸,太累了的缘故?这个村子真是不太平啊……宋道长你也不是神,还是别勉强自己了,他们对你又算不上好……你看他们有几个敢正眼看你的……”

“……”

宋岚沉默,不置可否。

……这除魔歼邪的一路,岂能那么好走……我早已习惯了。

 

屋外的雨声淅淅沥沥,天地寂静,他们身处的破庙空旷冷清,阴暗不已,偏僻的境地更是徒添一份可怖。

……一个是凶尸道士,一个是还魂死童,破庙由于这两个人的落脚显得更加阴森,本就没什么人来的偏僻地界此番是一个人影都见不到了。这也正是宋岚本意,一介凶尸,哪有人家敢收留,住得偏僻一点能不影响正常人的生活,也不用听那些嘀嘀咕咕的流言蜚语。宋岚喜静乐得清闲,阿菁爱闹有点难熬,不过除此之外,一切还好,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对于漂泊一路的宋菁二人来讲能有这个落脚地已经是满足的很了。

阴雨天气,天色灰暗,时辰不是很好分辨。宋岚探头看了一眼天空,多年的经验还是让他轻易地算出了今夕何时。他长出一口气,伸手进胸口前的衣襟内掏了掏,动作一顿,小心地掏出了一只蓝色的锦囊。

“呀——道长!晚上好!”

阿菁看见了他的锦囊,高兴地凑过去,大眼睛里闪着亮晶晶的光。

宋岚一笑,把锦囊往阿菁那边移了移,另一只手拢在它旁边,闭上眼睛,开始给锦囊注入灵力。

似乎是每天必备的功课,黑袍道人掌间灵力不断,微光粗略的勾勒出囊内魂魄的轮廓,她则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团光影:“道长!道长!是我啦我是阿菁!你今天能听到我说话嘛——听到就理一理我啦——”

锦囊内光影明明灭灭,魂魄孱弱的可怜,却又存在得无比真实,宋岚能清晰地感觉到那份无言的重量。

……这确乎是每天最舒心的时刻。

尸体火化,魂魄安养,魂魄如何安养?行走世间的漫漫光阴中,宋岚就是这样,用自己的灵力,每天一点每天一点,一点一滴温养着锁灵囊里已经脆弱不堪的零星残魂。阿菁魂魄尚全,又是肉体凡胎,难度不大,一年前终于被宋岚救出锦囊。而晓星尘魂魄碎尽,又是修道之人,实力还与自己不相上下,这么久的时光过去了,久到闹腾的阿菁和冷淡的宋岚都混熟了,仍然不见这孱弱的灵魂有半点要醒来的迹象。宋岚也不恼,也不急,仍然每天到了时间就注入灵力,耐着性子一点一点地做着他自己也不知道做了多久的事情。他心里仍然有这样一个执念,尤其是在阿菁醒了以后这个念头就更加不可动摇,他坚信晓星尘还有救,而自己能救他,天意留给他一个锁灵囊,他就要对得起这最后的希望。

“道长,你知道嘛?今天下雨了,我在外面正采野花,忽然就下起来了,都没个预兆的,一下子就下得老大,浇得我可惨了……”阿菁看着锁灵囊里明明灭灭的轮廓,抱着膝盖,就像普通的聊天一样,“唔……道长,你是不知道我那时有多想你啊!以前出去哪里用愁这个啊,走到哪里都有你,一看要下雨了,啪!一个法术!就跟打了伞一样,多大的雨也浇不着我!哈哈……道长你快回来吧,宋道长总是在屋子里呆着也不爱跟我出去,你要是回来了我就再也不用怕出门啦……”

“道长你知道吗!村外集市上来了新的卖糖糕的!可香了呜呜闻得我都流口水了……当然我没有去骗啦,道长不让做的事情坚决不做!只是我还是想吃……宋道长说等下次夜猎完了可以让我去买,我有点等不及了,又想快点吃到糖糕,可又不想让宋道长出去夜猎,好矛盾啊……道长你快回来吧,你回来一定就会给我买了……”

“说起来,道长,我今天看到宋道长睡觉了!吓了我一跳,当时吓得我差点去叫棺材铺的……咳。不怨我啊,真的,他平时都不睡觉的,今天睡着了就跟死了一样,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他真的死了……不过我又一想,宋道长还能怎么死呢?没法再死了啊?我就镇定下来了,嗯,他肯定是睡着了!聪明吧,嘿嘿……道长,我觉得宋道长这几天肯定是累坏了,你是不知道连着这些日子来的凶尸有多可怕,一群一群的啊!宋道长连个帮手都没有,每次他和走尸打架的时候我看着都双脚发软,真的,那场面特别可怕……你快回来吧,你要是回来他也就不会这么辛苦了,我知道你们两个要是在一起的话是天下无敌的,没什么人能比你们俩联手更厉害啦……”

几不可闻地“呼”一下,宋岚掌心微光灭了,灵力收敛,锁灵囊重新暗了下去。

今天就算结束了。跟他道别吧。宋岚望向阿菁。

……其实锁灵囊里的魂魄,不过是零星碎片,摇摇欲坠,连修复都成问题,离醒来还很远,更不要说能不能听到外界的声音了。但宋岚不忍心告诉她星尘听不见你的言语,这个女孩固执地认为只要日复一日地跟他说话总有一天她的道长会回应她……如此这般坚信着什么,就像宋岚一样固执不已。

“晚安,道长。明天见!”阿菁高兴地冲锦囊挥了挥手,就像晓星尘真的能看见似的,眉宇间淡淡的不舍被小心的收起来,只留下满面明媚的笑容。

“……”

也罢,宋岚想。

我们都需要一个执念,支撑着我们等到星尘回来的那一天。

 


【二】

“咚、咚、咚。”

外面忽地传来三声跺地的响动,伴着些许溅起的水声,不大,很遥远,不仔细听的话几乎要泯灭在淅沥的雨声中。

宋岚一惊,条件反射似地一把将锁灵囊揣进了怀里。

“唔?来了……”阿菁显然也听到了,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两三步跑进了细密的雨幕中。不多时,那一抹绿色的小影子又缩着脖子跑了回来,跨进门槛甩了甩头,手上多了一个竹编的小篮子。

“宋道长!他们送来啦!”

“……”

宋岚不动声色地让了让地方,看着她坐到自己身边。

阿菁放下小篮子,掀开篮子上铺着的几块布巾,显得很开心:“哈哈,那小子跑的真慢!我出去的时候都看到他了,两条小短腿紧赶慢赶地倒腾……不过也算他胆大,一个人来的,我还以为这种阴雨天怎么还不得几个男孩子拉帮结伙地上来呢,毕竟本姑娘这么可怕……”

布巾掀开,篮子里赫然放着两个馍馍,还有一小碗腌得深绿的野菜,馍馍还温温热着。

“……”阿菁抿抿嘴,虽然不说话,眼睛里却是没法掩饰的感激。

宋岚看着她的样子,心下稍慰,拍拍她的肩膀,指了指外面,做了一个发怒的表情,又紧跟着摆了摆手。

阿菁感动还未退去,眼底酸涩,小脸涨红了急道:“我骂他们怎么了!他,他们就算不坏,也不是什么太好的人!……他们给我吃的又怎么样,他们对你不好啊,他们应该对你好才对……恩将仇报,我骂他们都是轻的……”

“……”

宋岚苦笑一声,轻拍了姑娘小脑袋,让她赶紧吃饭。

 

 

……落脚在这里,是大概三个月前的事情。

忘了一开始是要去哪里了,宋岚和阿菁是途径这里的,第一天就杀了为祸村子的走尸一共六只,还是在大早晨。

宋岚吓了一跳。虽有耳闻说这里的村落备受走尸侵扰,没想到亲眼看去竟然如此严重,光天化日之下就能猖獗至此,真不知道入了夜会是怎样一副光景。……拂雪霜华意在除魔歼邪,被宋岚撞上了这样的地方肯定不会一走了之,于是从那夜开始,两个人就在这小个村庄周围落了脚,白天休息,晚上夜猎,一住就是三个月。

这附近是一片聚聚合合的村落,每个村子都很小,但一个连一个连起来也是不小的一片居住地。村子上头有个乱坟场,据说那里以前是个战场,哪里对哪里打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死人多得双方运尸车都运不回去,人们不得已,只能把运不完的尸体就地下葬。那些无名无姓的战士,草草的被掩埋在客地他乡,世事更迭,如今变成了杀之不尽的走尸,为患村落。小村子白天人烟稀少,夜里家家闭户,每十天半个月就会有倒霉的人不慎丧命于凶尸手下,凶残至极,一群群的杀人魔生生把这里变成了一片水深火热的鬼村。

宋岚皱眉。……真正需要仙家世家帮助的地方从来见不到他们的影子,这地方但凡有一个修仙家族插上一手,帮衬一把,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般荒唐的境地。

拂雪凌冽,霜华迅疾,宋岚剑法精湛,走尸虽仍猖獗,但对着傲雪凌霜,却是半分便宜也讨不到。可以说,这片备受折磨的走尸之村终于等来了救星。……然而看到宋岚的那一刻,被拯救的村民们全都僵在了原地,没有一个说句谢谢,所有人的反应都是失声尖叫,落荒而逃,留下气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的阿菁跺着脚破口大骂。……青白肤色,脸颊裂纹,没有人比这些村民更能认出走尸是何模样,会用剑会法术的凶尸站在面前,是个人都会吓得半死,更不要说这些长年担惊受怕的惊弓之鸟了。

宋岚笑笑,拽了一把哭着骂街的小姑娘,学着晓星尘的样子尽可能温柔地给她擦去眼泪,指指她又指指背上的霜华,意在告诉阿菁,有你们两个陪着便已足够,何必在意别人的世俗丑态。

苦苦哀求等不来一位高人出手相助,真正救了他们的却是一具可怕的凶尸。何等讽刺。

 

“……这都三个月了,天天夜猎,被你杀掉的走尸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他们还是看见你就跑看见你就跑……有没有脑子啊?不懂得好坏吗!不是这位凶尸你们早就变成走尸了,不说谢谢就算了还一副见了鬼的样子!找抽吗!就是这样对救命恩人的吗!看见他们我就来气……”阿菁边说边骂,气鼓鼓地撅着小嘴,不忘时不时咬一口手里的馍。

宋岚不语。硬要说的话,看见我和看见鬼大概也没多大区别?

他指指地上的小篮子,看着阿菁,大意是人家还给你送吃的,没你说的那么坏。

“哼!送吃的就能收买我吗,我又不是饿死鬼……”阿菁不屑的扭过头去,撇撇嘴,垂下眼帘的一抹慰藉却骗不了宋岚的眼睛。这丫头,嘴巴狠得厉害,其实也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也是,毕竟混迹市井那么久,人性是怎么回事,她没准比自己和星尘还要清楚得多。

“宋道长,你真的不吃吗?还是挺好吃的……这帮家伙还算有良心。”

宋岚摇摇头。看着阿菁神色复杂地啃着馍馍,在心底无奈地笑了下。

 

……因为整个村子都对走尸闻之色变,故而凶尸道长即便是对抗走尸的唯一人,也没有得到村民们的接纳。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一路走来宋岚早就习以为常。他和阿菁两个人在村外后山上寻得一处破庙,破破烂烂有些年头,但四壁完整,屋顶也算结实,住人可能差点但住的不是人就……总之作为两人的落脚处是很理想的选择。

他们住了下来,没再往远走。

宋岚每天都会去夜猎。晚上是凶尸肆虐的最高峰,村子如同不设防的城镇,被敌军肆意地占领,在空无一人的村落里胡作非为。宋岚从没有跟走尸面对面单挑过,他碰上的永远是成群结队的尸群,每个晚上的清剿都称得上一场惨烈的厮杀,破晓之时是满地的残尸碎块和身上不知是谁的深黑血迹。他在子夜午时来到村里,在天见微光时分离去,夜里失眠的村民们只能听见外面惊天动地的打斗声,等到早晨第一个人打开家门的时候,外面那些可怕的走尸和那个可怕的道长,已经哪个都不在了。

“……”

看着满地的尸块发一会愣,心情复杂地清理着自己家范围内的脑袋胳膊腿,然后开始新的一天,是为现下走尸之村村民们的日常生活。

……不管宋岚如何保护他们,如何杀敌,他是一个凶尸的事实是改变不了的,村民们怕他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如果宋岚在夜猎时寡不敌众需要暂时避一避,他绝对敲不开任何一家的屋门,从小被吓大的村民不想与凶尸靠近半分,就算眼前这位道长是站在他们这边的也无济于事。幸好,宋岚没有这种需要,村民们也就不用面对良心的抉择,只是对这位素不相识的保护者一味排斥,什么都不做,怎么看都有几分恩将仇报的意味,本性淳朴的人们心里还是很过意不去的。

然后他们发现了阿菁。

这个和凶尸道长天天在一起的小女孩。

 

“……不过这样也好,省的我还得自己去找吃的……有人送饭的感觉也不错,要是下次能送进来不用我出去取就更好了。”阿菁吃完了两个馍,满足的长出一口气,“不过他们那么怕咱们,能壮着胆子来一趟就不错了,我倒真担心往后咱们两个这里会变成试胆大会的场所,谁进来和宋道长对视一眼谁就是胆子最大的人这种……哈哈。”

宋岚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想什么呢。

阿菁整理了一下篮子,把布巾一一盖了回去。“宋道长,那我去给他们送篮子去了喔?”

这是她和村民们之间约定俗成的规矩,村里人发现阿菁还是需要吃饭的,就每天多做一点让人送到后山来,他们不敢靠近破庙,一般在几丈远的地方就放下篮子,跺脚三下提醒屋中之人饭已送到。阿菁每天会把篮子还到村口去,她不进村,村人也不进庙,他们之间保持着这种微妙的和谐,算作村中之人对宋岚斩杀走尸的回礼。

【……其实,说实话,我已经很满足了。】

宋岚拉住阿菁,指指天空。天色已晚,是想让她明早再去。

【比起当初那些事情,这些人所做的一切,都堪称善良。】

【只是有些怕我,并未赶尽杀绝。报恩阿菁身上,于我之心亦然。】

【善人的无心之过,无论如何,都与恶徒大相径庭。】

阿菁看了一下天色,放弃了现在去还的念头。黑夜,走尸要躁动了,宋岚也即将开始夜猎,现在的她是绝对不能出去添乱的。

宋岚使劲的闭上眼,又猛地睁开,反复几次,醒来一开始那种虚软的感觉终于被从身体里驱逐干净了。他默默胸前口袋,蓝色的锁灵囊静静地躺在那里,紧贴的心口已经不会再传来跳动之声,但把最重要的东西放在心上,绝对是没错的。

【好人值得善报。】

【你说是吧,星尘。】

他垂眼敛眸,无声笃定。


评论 ( 12 )
热度 ( 52 )

© 风雪塞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