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塞北

腐女,宅妹,愤青,二次元,偶尔也混混三次圈子。看什么写什么,题材比较杂,承蒙喜爱,请自行取用(笑)

法理与仁慈【3】

F-foresee ( 预见,预知 )

“下班了?够晚的。”

张良提着一袋水果开门进了病房,卫庄伏着身子洗毛巾,也没看他。

张良在身后带上门:“不是我太晚,是您早退了,卫大少爷。”

卫庄直起身来,拧干毛巾,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两三句话就说得清楚的事,非要长篇大论地开半天会,谁有那闲功夫陪他们耗。”

张良苦笑一声,摇摇头。

“辛苦了。”

盖聂靠在床头,背后垫着一个松软的枕头,冲张良打招呼。

盖聂恢复的是真快,七天不见面色好了不少不说,居然都可以坐起来了。张良笑笑,把手中的水果放在桌上。盖聂在局里向来以精湛的擒拿格斗著称,回回格斗比赛的冠军,看来这份过硬的身体素质也在这种时候彰显了极大的优势。别看这个人对谁都客气有礼一副好欺负的样子,这世上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身体怎么样了?”张良搬了把椅子,坐在盖聂床边。

“好多了。”盖聂点点头,“多亏了小庄。”

卫庄“切”了一声,把手里毛巾递给他:“说得好像我多愿意来似的。”

你可不就是愿意来吗。张良腹诽。

自手术那天起已经过去了一周,手术顺利,后续治疗到位,盖聂恢复的不错,卫庄则见天早退往医院跑,班固气得跳脚又无可奈何。张良成了最忙的人,三个骨干一下子少了两个,所有事情都成了他在经手。打那天把盖聂送进医院以后就再也没能抽出空过来。不过守着走马灯一样的卫庄,他总能得到盖聂的消息,知道他正在恢复中也就不担心了。

盖聂是他们这个小分队的队长。重案组本来是正好的人,他们的加入让人数一下子显得有些多,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们都是真正的人才。局里一直想把他们分出来成立一个重案二组,无奈他们正好停在加入原组嫌多单另出来嫌少的尴尬境地,所以干脆给他们弄成了一个小分队。队长自是年龄最大的盖聂当仁不让了。

盖聂是个闲不下来的人,但凡清醒着总要找点事做。这次出了这么大的案子,他自然放不下心,每天都要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打听案子的进展,故而虽然人不在警局,了解到的情况却一点不比专案组少。

张良也不避讳,掏出开会时的记事本开始说案件的最新进展。……都是男人,没那么多矫情,你让他躺着坐卧难安,还不如让他也跟着一起干活,闲着闲着再闲出毛病来可不好。

“……那么,就像我们之前了解到的情况,嫌疑犯尹蝠,22岁,158cm,精瘦,一个尖嘴猴腮的小个子男人,附有照片如果你们还没看吐的话可以来看一下。变化就是你成了他的第四件伤人案。”张良右手敲着笔记本的本面,“这家伙是偷渡入境,无正式身份,也无国籍,浪迹在M国的时候是黑道打手出身,刀枪毒药凡是杀人的东西都玩得很溜。曾因为盗窃被关过两年,出来以后销声匿迹一阵子,近期属于复出作案。……且杀人极具针对性。”

卫庄皱眉:“针对性?这和咱们前期分析的观点完全相悖了,之前不是说被害人之间既无联系作案对象也无规律,判定这家伙是个随机变态杀人狂吗?”

“……不,不是。”盖聂看向卫庄,摇摇头。

“这次的事情,不是意外。”

“……”卫庄望着他的眼睛,沉默了。

张良神情严肃,缓缓点点头:“是的,这次的事情,还真不是个意外。”

——“他不是在逃跑途中情急之下才开枪打伤了盖聂兄,而是从一开始,杀的就是你。”

“……”

卫庄皱着眉,右手食指无意识地敲打着床铺。他忽然后悔今天早退了,七天之内居然有了如此大的进展,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他是以什么标准杀人的才能把师哥也划进去?”

张良苦笑了一下:“说出来简直是个笑话——他动手的人,都跟他有仇。……有‘仇’。”

两人对视一眼,又望向张良。

“第一起案件的受害人是个超市职员,曾经与他发生过口角。第二个受害人是个车模,在车展上瞪了他一眼,原因是他想轻薄人家。第三个已经死了,是一个公司小职员,据他的朋友回忆说那天晚上黑,他的电动车曾撞到过尹蝠。”

张良翻过一页,抬眼看向盖聂。

“而第四起案件的受害人,是个警察。……这个警察在两年前曾经以盗窃罪的名义逮捕过他。”

“……”盖聂抿抿嘴。

卫庄手指抵着下巴,沉默了。

张良默默地望着他们两个人。一时间气氛压抑。

“……就这样看来,按照他的作案规律推算,下一场伤人事件应该就在这个月内,而受害人的排查范围也大大地缩小了,甚至我们可以做一个这样的推断……”

沉默片刻,卫庄忽的愣了一下,几乎是顷刻间变了脸色:“等等?”

“两年前的那场盗窃案,我怎么记得,是你和师哥……!”

盖聂像是忽然间想起了什么,脸色一下子也变白了。

张良点点头,合上记事本,轻笑一声:“不错。”

“不出意外的话,他的下一个目标……恐怕就是我了。”


G-glad ( 高兴的,乐意的 )

“当当当”

门忽的传来几声极其规矩的敲门声,接着房门被打开了。

三人警觉地回头,望向门口,看见拿着调查册的医生出现在那里,以目光询问他们自己是否能进来。

“……”

张良看见是他,惊了一下,一时间有些局促,慢慢的坐直了身子。

颜路也看到了张良,也先是惊讶,而后才回过神来,微微颔首示意。

……好一阵尴尬。

卫庄站起来:“有事吗?医生?”

盖聂看出来他是在避讳他们的隐私,便示意他没关系地点了点头:“请进来说话吧,颜医生。”

颜路回神,报以微笑,往里面走了两步便停下了,与三人保持着一个礼貌而又疏远的距离。

“啊,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来提醒盖警官一下,今晚的检查多了一项血糖,是探查您的恢复情况,晚饭记得少吃面食。”

“好的。”盖聂点点头,“还麻烦您亲自跑一趟,多谢了。”

“只是顺路而已。”颜路笑笑,“另外,盖警官,工作可以,记得休息,您毕竟还是我的病人,我有让您尽快康复的责任在。”

“我会记得的,谢谢。”盖聂又认真地点点头。

颜路报以一笑,颔首致意:“那么那么我不打扰了,告辞。”

一声关上门的“咯哒”声响起,医生离开了病房。

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

“……”

张良望着颜路离开的病房门,半天回不过神来。

“小庄,你对颜医生客气些,人家可是帮过你的。”盖聂转向卫庄。

卫庄不以为意的撇撇嘴:“我对谁都这样。”

——“喂,你,要么追出去,要么继续说,别发愣啊?”看张良还盯着门动都没动,卫庄忍不住出言嘲讽,伸手一把夺下了他手上的记事本,“我当你们是多好的关系,合着都快不认识了?一天到晚在我耳边医生医生的提得我头都大了,人家见了你根本不理你的啊?”

张良望向他,眨眨眼:“……我有天天提他吗?”

“你提的还少?每天在局里见到我说的不是师哥的事就是他的事,我还以为他是你师哥呢。”卫庄白了他一眼。

“……”张良又望向房门。

真没想到会如此尴尬,尴尬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打上次在电梯里那般无礼地对待了这个医生以后,他在四楼下了电梯。在电梯门合上的那一刹那,他瞥见里面的颜路,精疲力竭地靠在了电梯壁上,脸上的疲惫地好像浓重地能凝出悲伤。

“……”张良的心仿佛被什么扎了一下。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不应该用对待犯人的心态来对待一个医生,况且人家还救了盖聂和卫庄,自己这行径和恩将仇报没什么区别。试想一下,他用学识和面子保住了自己的兄弟,换来的却只是自己一个不信任的眼神,这样的委屈,谁能咽得下呢。

他有点想叫住他,给他道个歉什么的,不过眼看着电梯已经下去了,又觉得自己很没劲。干脆就这么转身去了盖聂的病房。

再往后他简直忙成了陀螺,连医院都抽不出时间过来,更别说找个什么机会再见一下颜路了。

……直到今天,他们猝不及防的见了面。

……什么都没说。

“东西都在本上,你们先自己看,我出去一下。”

忽的,他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匆匆甩下一句话就推开椅子拽开房门,冲着楼梯间那边追了出去。

“诶……”盖聂一怔,还没来得及出声,张良就跟一阵风似的跑没影了。……张良的短跑成绩从警校时期开始就是望尘莫及的。

“别拦他,再不解开这个疙瘩我总有一天会被他烦死。”卫庄摆摆手。

盖聂不明所以地眨眨眼:“怎么……他跟颜医生很熟吗?”

“谁知道。”卫庄翻开张良的笔记本,“反正,能让他这么感兴趣的人,毕竟不多。”

“颜医生!”

当张良追到楼梯间门口的时候,正看见那个白色的影子要消失在楼道里。颜路闻言一怔,回身,气喘吁吁的警察映入他的视野。

颜路惊讶地眨了眨眼睛:“……张警官?”

张良喘着粗气,向下迈了几个台阶,跟他站在同一层楼梯上。

一周不见,年轻警官的眼窝下有了淡淡的青黑。颜路就猜到他很忙,否则必定不会一次也不来探望患者,明明是这么重情重义的一个人。

“有事吗?”颜路将钢笔别到衣领上。

“……呃……”

张良愣怔地眨眨眼,一时语塞。……他不过是不想这段关系还没近了就先远了起来,有些不甘心,也没多想就追了出来。可是追上了才发现,情况和刚才一样,两个人该没说的还是没说的。没想好要跟他说点什么,这个见面注定只能是刚刚沉默的延续,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张良望着他的眉眼,仍旧平和,沉静,似乎没什么事情能让它掀起波澜。

“呃……那个,就是问问你……今天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吃个饭。”

最后憋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

颜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诶……请我?”

“啊……。”张良硬着头皮点头道。

“……”

颜路犹豫了,张良这突如其来的邀请让他有些为难。

医生是个敏感的职业,尤其是下手术室的临床医生,其实人很难做。颜路的口碑很好,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他身上很少有医患矛盾,赖于他平时的重视,这些可能遭人非议的事情他都很避而远之。按理说像这种患者家属的请客他是会断然拒绝的,只时不知为何,面对张良的邀请,他居然犹豫了。

平心而论,颜路还是对这人挺有好感的。……也想过要是能认识他就好了。

“我……有些话想跟你说。你有空吗?”

见他在犹豫,张良赶紧又补充道。

颜路垂下眼帘,抿了抿嘴。

“那……那麻烦您在门口等我一下吧,我这就下班了。”

片刻后,颜路还是同意了,冲张良点点头。

张良松了口气,露出一个微笑:“好的,我等你。”

评论 ( 14 )
热度 ( 34 )

© 风雪塞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