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塞北

腐女,宅妹,愤青,二次元,偶尔也混混三次圈子。看什么写什么,题材比较杂,承蒙喜爱,请自行取用(笑)

《通往胜利的关键》【十四】

清脆的效果音响起,黑色的幕布猎猎作响。漆黑的夜晚、紧张的决斗场,帷幕缓缓拉开,威风凛凛的少年身边聚起了奇迹的紫色光芒。熟悉的魔术师的身影渐渐显形,绿色的魔法权杖隐约闪耀,一双淡蓝色的眼眸目光如炬,走上决斗场、气势慑然向四周冲散。

“再次来到我身边吧!来和我并肩作战吧!我最强的仆人啊——黑魔导士!”

王朗声喊出熟悉的名字,身后披风抖动,双眼炯炯有神。

【总能从你身上找到的感觉,这次,也接受到了你的讯息。……你在跟我说话,我知道的。虽然还不甚清楚,但你的心意已经完全传达过来了,那句你不能、也不需要说出口的话语——】

“太棒了!游戏的王牌,黑魔导士!”场下传来一阵欢欣的喝彩,城之内振奋地一攥拳头,兴奋地大喊,“马利克的场上一片空,现在时机正好!上啊!游戏!”

“黑魔导士!”游戏也是一阵欣喜,双眼重新燃起了光亮。

王“唰”地一指对面的人影,威风凛凛的威严锋芒外露,厉声下令道:“黑魔导士!对对面玩家发起直接攻击!”

接到命令的魔术师双手一甩猛地提起魔杖,矫健的身影一瞬间就消失在了自家场上,下一个刹那、那抹鲜亮的紫色在对方场上不知从何处闪出,带着令人生畏的气势举起了发出光芒的魔法权杖。

【“请让我,陪在您身边吧……殿下。”】

“黑·魔·导·!”

“呜啊——呀啊啊啊啊!!”

……



“太棒了!不愧是游戏的黑魔导士,一出场就对对方的生命值造成了实质性的削减!”木马兴奋地叫好,回头对着海马笑道,“哥哥,这下你不用担心了吧?游戏开始用活LP了,也狠下心攻击对手了,这场战斗没问题的!我们就等着看神之卡被击溃吧!”

“……”

……然而,回应他的,是一阵意味不明的沉默。

木马的笑容不禁僵了一下,在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退了七分:“……哥……哥?”

“……”

海马抿了抿嘴,抱着双臂,一言不发。

木马奇怪的抬头看着兄长,他的表情丝毫没有因为少年的王牌怪兽攻击成功而有所缓和。……相反,比起刚刚的严峻,这次居然增添了一些不解和压抑。怎么了吗?又看到什么了吗?

“哥哥?怎么了?”木马小声问。

“……木马。”海马皱皱眉头,顿了一下,最后还是轻声说道,“……你觉得我和游戏,我们两个,相差的……很多吗?”

“诶?!”木马一怔,“这……这说的是什么话嘛!能打败游戏的只有可能是哥哥,你们两个是不分高下的!这是忽然在问什么啊……”

“是的,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我们两个的水平是差不太多的。”海马点点头,睁开双眼,“正因如此,每次看他的比赛的时候,我都会揣摩他的下一步打法。有时我们想到一起去了,就能猜中,有时和他的想法不一样、或者不了解他的卡组,就猜不中。不过,遇到猜不中的步骤,多看几步也能理解他的战术,或者想出和他差不多的打法,这点是从来没有落空过的。因为我们的水平很相近,也就很能理解彼此的出牌套路,不管是常规的还是荒唐的。”

“……每次都能,每次……只要是我看的他的比赛,每次,都能。没有一次落空过。”

海马重复着,最后居然渐渐咬紧了牙关。

“……可是……唯独这次,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濑人……?”前面的伊西丝也回过头来看着他,脖颈间千年首饰的光随着她的转身瞬间显眼了起来。

“……”

一边的城之内一行也听到了他的话,不禁纷纷扭头向他看去。

“召唤黑魔导士,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明明他的场上已经有一只怪兽了,他又不想失去什么见鬼的玩意,召唤这么多怪兽是要干什么?留给对方逐个击破?”海马双眼盯着擂台上已经听不见自己声音的少年,少有的把内心的想法全部说了出来,“我原以为是有什么配合使用的魔法卡需要黑魔导士来操纵,可是他的手牌现在已经更换过*,还就这么直接攻击了,似乎是盖卡和手卡里都没有的样子。现在看他的样子估计就要结束这回合了……这次的召唤,有什么意义吗?”

“……”

城之内怔怔的眨眨眼。等等,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这样的召唤还耗费了1000点LP,如果是我的话就算了,他可是个那么腻腻歪歪的人……这样不惜牺牲另一个游戏的灵魂也要把黑魔导士拉到场上来,还没有一点意义,真不像是他会做的事。”海马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我看不懂了,这家伙到底想干嘛,前期犹豫不决用亏卡那么严重的战术打让对手钻了空子,后期拿他那所谓同伴的性命做毫无意义的事,……他这是让马利克搞傻了吧。”

“……”

海马一番话让在场所有人的神经都崩了起来,刚刚还欣喜若狂的大家现在一个个都阴沉了脸色,默默的望着场上威风凛凛的紫色魔术师。

“游戏……”

杏子喃喃的叫道,语气里是掩饰不了的担心。


“——不要这么说,海马君,另一个我的处境……我们是不会懂的。”


忽然,场上传来游戏温柔的声音。

大家相继一怔,纷纷向被束缚在空中的表人格游戏看过去——他至少已经有一半身体消失在黑暗中了。游戏转过头来,定定的望着大家的脸,大大的眼睛里相较之前已经没有半分恐惧,更多的是一种深深的忧虑——当然不是为了他自己。

海马挑眉,撇过目光去看他。

“游戏,你还好吗?感觉你好危险的样子啊……不要紧吗?”杏子急忙冲着青梅竹马问话道。

“我没事。”游戏摇摇头,随即望向着海马斜眼过来的目光,“……海马君,你刚刚那番话,我能认为是你在担心我吗?”

“……你的死活跟我没关系吧。”海马不屑的冷哼一声。

“海马!你那张嘴不好好说话就不会说话吗!”城之内生气地瞪向他。

“……好啦好啦,城之内君,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海马君……”游戏笑了笑,望着几个好朋友的身影,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海马身上,“海马君……其实有些事情,是不能用理性来分析的。人毕竟是感性的动物,再优秀的人也有为了感情失控的时候,如果木马君遇上了危险、你不是也会宁可牺牲性命*也要去救他吗?”

“……你想说什么?”海马皱眉。

游戏扭头望了一眼面前少年的背影,眼瞳中盛着温柔的无奈:“也许我这么说你可能不大会认同,海马君,其实另一个我他……特别敏感。……强大和细腻是两回事,海马君,你应该最清楚,人越是强大、弱点就越是致命,往往正中要害的一击就能让他们彻底被摧毁。……另一个我现在正在慢慢将弱点暴露给对手,这一切有多危险尚且还看不出来,但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事情到这步绝对不是结束……我完全理解这种时候另一个我不惜牺牲LP也要召唤黑魔导士上来,这种看似无意义的举动已经不是为了攻击这种事情了,更多的……他在代替我们的角色。”

“代替我们……的……?”杏子怔怔地重复。

“难道黑魔导士他的上场,是为了……”本田望着紫色魔术师的身影喃道。

“对。……失去了听觉,又没有办法看到大家,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同伴的联系。这种时候,让自己最信任的决斗怪兽站在身边,多少也会安心下来的吧……。”

游戏轻声说。

“另一个我其实……很不习惯一个人的啊。”


“……该死……最坏的情况。”

海马咬了咬牙。

“哥哥,什么意思?游戏说的是……”木马急忙问。

“……我看不懂他的打法,只有两种结果。现在看来是最坏的一种。”海马揉揉头发,看起来很烦躁的样子,“一种是他的水平高出我太多我实在是跟不上,那是不可能的,充其量是他想出的这种战术我没想出来罢了……该死的,我现在到希望是这种情况!”

“濑人……”

伊西丝皱紧眉头。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最坏的情况……”海马长叹了一口气。



“他自己已经乱了。……这家伙已经,没有打法了。”

—————————————————————————————————

注*1:上一回合王様见到暗马把拉送进墓地以为死苏在他手牌中,所以发动了手抹。手抹效果是把手牌全部送进墓地再抽著相同数量的牌作为手卡替代,所以这里社长说王様的手牌是已经更换过的。(话说这需要解释吗?手抹的效果有人会不知道吗?我这一段是不是有点多余了……)

*2:决斗者王城篇一哭二闹三跳楼以命相搏打败王様那段。

评论 ( 3 )
热度 ( 9 )

© 风雪塞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