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塞北

腐女,宅妹,愤青,二次元,偶尔也混混三次圈子。看什么写什么,题材比较杂,承蒙喜爱,请自行取用(笑)

《通往胜利的关键》【十三】

终于,两张神卡上手了,可喜可贺【捂脸

【喂


—————————————————————————————————————


“到我回合!抽牌!”

王从卡组最上方抽出一张卡牌,翻过牌面,然后瞳孔猛的缩小。

……小小的怪兽调皮地冲他挤着眼睛,仅有的一颗星在星栏处闪烁。太熟悉了,这张卡牌,曾经无数次地和他并肩作战、又无数次的救过他的命,始终沉睡在卡组里默默守护他的小怪兽。

【栗子球……你来了吗……】

王轻轻的咬了咬嘴唇。

……老实说,一次次的经历让他对栗子球有了特殊的感觉。不如说他的卡组都是他的心血,每一张卡片都倾注了他的感情,可是对这个小家伙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这种感觉,他也能在黑魔导士和黑魔导女孩身上找到,在青眼白龙身上找到,甚至在死者苏生和光之封护剑那里都能找到,具体是什么,他说不清,但是他能感觉到,透过卡片传来的、决斗怪兽想要真正告诉他的事情,正在一点一点的加深理解。随着决斗的增加,彼此越来越默契,越来越心有灵犀,越来越让他确信在他自己也不记得的什么时候他们是见过的。

【你要说什么吗……】

王暗自问道。

栗子球在牌面上静静地望着他,王却分明感觉到它在不安地跳动,在焦急地摇动着它的小爪子,一声又一声地发出细嫩的叫声。……你在害怕什么吗?是在提醒我注意危险吗?我知道啊,我已经清楚自己的处境了……

失去了听觉,在他不能随便乱动的情况下等同于失去了同伴们的联系,他的眼里现在只有卡牌和对手。不过拜此所赐,从决斗怪兽那里传来的讯息比之前要更加强烈,王冲栗子球微微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会注意接下来的危险,郑重地把它加入了手卡。


“好了,无名的法老王,惊讶也差不多该过去了吧?能继续决斗了吗?”

本来无声的世界却忽然闯进了黑暗人格的声音,王猛地一惊,惊讶地抬头看向对面笑得一脸挑衅的人。

“……维持我们交流的是千年神器。你的耳朵已经废了。”似乎是看出了王的惊讶所在,黑暗人格又补充道。

“……切……”

他无言地冷哼了一声,不自觉地攥紧了手卡:“别高兴的太早,马利克,你以为击败了欧西里斯就完了吗?决斗才刚开始呢!”

“是啊,一切才刚开始呢。”黑暗人格笑了笑,赞同地点点头,“继续吧,王,接下来你要遭的罪可比这个精彩多了,我都有点迫不及待了。”

“原话奉还!”

王皱紧眉头。


“太好了,看来游戏已经恢复了……”场下的城之内看到少年似乎又来了气势,长出了一口气。

“太棒了!不愧是游戏,这点困难不算什么!加油啊游戏、打赢他!!”本田一攥拳,兴奋地喊道。

【真的吗……】

游戏听到场下同伴的喊声,有些担心地望着他的背影。……如果他已经从过去的阴影里走出来了当然一切都好说,可是、我分明还记得当初的他是个不愿意示弱却真的很害怕寂寞的人,他对寂寞的形容是“一个人躺在空旷漆黑的陵墓里等死”。现在离那时也过去了不少时日了,时常出现的笑容让我感觉你已经不是从前的你……但愿我们已经改变你了,另一个我。

“哥哥,游戏有胜算么……?”木马抬头望向兄长那张严峻的脸,轻声问。

海马皱紧眉头,脸色严肃:“……得看他了。”

“呃?”木马一怔。什么意思?这个世界上还有哥哥拿不准的事情吗?

“理论上和实际上,他有两种不同可能的结果,要看他打算怎么打。”海马声音低沉,“……理论上的话,我绝对相信他能赢,就算是面对「太阳神的翼神龙」也问题不大,不过实际上的话……要是他还采取之前那种犹豫不决得不偿失的战术,那我只能说,他的败北、只是时间问题。”

“……那也没办法啊,另一个游戏是他的搭档,游戏肯定放不了手啊……”木马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所以我才讲,友情什么的真是可笑至极。真正的决斗者是只靠自己的,朋友、同伴这种可笑的存在,对他们来说来说,只能是累赘罢了。……他就是被所谓的朋友拖累了。”

海马冷冷地评论道。

“海马君,不要那么说……”杏子扭头反驳道。

“海马,不懂就不要对我们的友情妄加评论!游戏和你是不一样的!”本田生气地回击道。

“你们所谓的友情,就是给朋友添乱吗?”海马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又把目光放回决斗场上,“我确实不大清楚你们的友情是什么样的,也没兴趣清楚那种软弱的东西。不过有一点你们应该知道,朋友是互相激励互相进步的,一味的保护和单方面的给予,那不叫友情,那叫施舍。……等到某一天,一直都在施舍你们的那个人忽然无力给予你们更多的时候,你们就会觉得友情破裂了,这个朋友不复存在了。……真是可笑,就跟过家家一样。”

“你……!”


“对不起了……搭档……”


就在海马话音刚落,御伽生气地想要反驳什么的时候,决斗擂台上的少年忽然低声说话了,语气里是满溢的犹豫与歉意。

场下几人都是一怔。

“……哼。”海马最先回过神来,不屑地冷哼了一声,重新抱起双臂。

“看吧?这家伙也终于,没法再为你们付出更多了……。”


“对不起……我要上了。”

王低声向身后的搭档道了歉。尽管还能传达自己的话语,但一片寂静的世界却无法再接收到任何回应。……王忽然想到,曾经在无数个他抱着千年积木向自己说话的夜晚里,精神力用完无法向外界发出声音自己就那么听他的声音,什么都无法向他传达,得不到任何回应的他……是不是也像此刻的自己一样呢?忐忑,无力,明知得不到回答却又不得不说出这句话……因为对方需要。

“等决斗结束再向你好好道歉吧……”

王苦笑一声,揉了揉眉心。


【……他当然听不见身后那句带着颤抖的答复。】

【“你从来不需要向我道歉的,另一个我。”】



“我支付自己1000点的生命值,发动覆盖卡!”

决斗还要继续,我不能因为一点不该有的软弱就止步不前!王压紧眉头,定了定神,高声喊出了这一回合的命令。随着他一只手的抬起,脚下的盖牌应声打开,绿色的魔法卡展现在众人眼前。

“——黑魔术师的幕布!”

搭档,海马,另一个马利克都还在等我去救他们,我的未来,我的记忆,都还在等我亲自去迎接,我没有理由一直停在这里!王的瞳孔微微颤动着,认真的目光在晶紫色的瞳孔里缓慢流转。危险也好,未知也罢,这是我自己选的路,既然当初选择了,哪怕剩下我一个人,也要坚持走完它!

而且我身边还不是一个人呢,我还有……它们啊。

“这张卡的效果,可以通过支付我自己1000点的生命值,召唤我卡组中一只5星以上的魔法族怪兽——”

王右手一挥,身后的校服”呼“地飞起,带动着即将掀开的幕布一并猎猎作响。犹如站在疆场之上的王者,带着自己最信任的部下,向未知的世界发出挑战,举手投足间展示着王者永不示弱的英姿。

“出来吧!我最强的仆人啊!——黑魔导士!”

王厉声喊道。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能知道,总会有一个人豁出性命来保护我,用尽他平生最大的努力来捍卫我那已经蒙上灰尘的威严。】


【来吧,再次来到我身边吧,来和我并肩作战吧,……黑魔导士。】

评论
热度 ( 9 )

© 风雪塞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