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塞北

腐女,宅妹,愤青,二次元,偶尔也混混三次圈子。看什么写什么,题材比较杂,承蒙喜爱,请自行取用(笑)

《我说你们一定要内部消化吗》【二】

因为平山王是家里的老大所以产生了“既然是大哥那全家就都来叫大哥好啦”的想法……。

以及这么快就二更,我也是拼了。

脑洞收不住的我。

cp加神王×平山王,注意避雷

写日记的人是平山家的aibo


——————————————————————————


×年×月×日   星期×   天气晴

另一个我的逆鳞之一,绝对不能提的事,就是钱。

钱。

很意外吧。

虽然如果我陷入危险了的话他也会生气(另一个我真的生气了的话很恐怖,所以家里没人敢真惹他),但是要说能让他抓狂次数最多的,果然还得是钱的事。……真可怜,总有种勇士提剑杀恶龙却发现路费少到可能在途中饿死以至于并不能离开新手村的感觉。

高桥桑昨天跟另一个我说,乃亚篇杀青了,想给大家办个集体旅游犒劳一下各位,不过剧组实在是承受不了这么多对主演的游玩费用……所以让他跟大家商量一下,每人负担自己的一半费用,剩下的剧组给出。

“战斗都市后篇马上就要开拍了,平山这次给你接的戏份可是很辛苦的喔,所以趁着这次旅游好好放松一下吧。”

……我知道。因为没人想被烧所以master大义凛然地给自家演员接下了这场戏,也就是说另一个我需要被烧了是吧……。

话说你好像总是被烧啊,另一个我。(详见决斗者王城篇)

……另一个我那个表情分明是费了好大的劲才忍住了想骂人的冲动并且还态度很好的答应了这个要求。太可怜了,另一个我,我一定替你向master抗议,每次他一作死死的都是你啊。


“……所以,高桥桑的意见我都已经传达到了,还有不明白的吗?”

果然,今天的全家早饭时间,另一个我表情扭曲地说了这件事。我说,你的脸都黑了,不要紧吗?

“呃……去哪里玩有说吗?”

“好像是什么海滩吧。据说是高桥桑要寻求什么‘裸体美少年的身材美感’之类的东西……还特别强调我们除了泳衣什么都不要穿。”

“……”

天哪,好变态。

“我忽然不想去了……”

“为什么要寻求这个啊有什么用吗!?《游戏王》是卖肉番吗!?”

“据说后面的原创动画剧情需要用到这个镜头。”

“喂喂什么原创能用到这个镜头啊!?裸体打牌!?”

“不要乱说啊另一个我!5ds的骑乘就已经很惊悚了!”

“大哥你不要吓我们啊!脱衣服什么的身后的披风已经是极限了!!”

“其实另一个我你后面好像还要穿小短裙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另一个我们和搭档们的狂轰滥炸开始了。……好可怜啊,这已经是我今天第几次说这句话了,另一个我我真的无限同情你。

“我不知道啊能不能不要再问了……”另一个我很头大地扶住额头,长叹了一声,“而且我听他的意思会裸奔的那个角色已经确定是在坐的各位暗游戏。”


“……”


……一瞬间,全场安静。

诶……?是这样吗?也就是说会裸奔的那个也可能是你吗另一个我?master会给你接这场戏吗?

在场的另一个我们那个表情,我跟你讲,那叫一个精彩。我根本形容不出来,程度最轻的基本下巴也要掉了。为你们默哀一分钟。

“……大哥我没意见,我们去吧。”

“大哥我也没意见,一半费用就一半费用,咱们去海边玩玩吧。”

“等等搭档你不能这样……”

“喂喂变得也太快了吧?知道跟自己没关系就把我卖了啊!?”

“大哥咱们去吧,另一个我也同意,真的。”

“等会我什么时候同意过了!?”

“我也没意见,去吧去吧现在就跟高桥桑说咱们都去。”

“不要啊搭档别黑啊我这连泳衣都没有呢去什么去啊!!”

……一片另一个我向自家搭档求饶的情景。

天哪,这在平时可是绝对见不到的奇观啊,好想录下来啊。


“那么就这样吧,都去吧,乃亚篇陪海马折腾大家都累了,去了就当放松了。……你们就是不去也改变不了暗游戏即将裸奔这个事实。”另一个我无奈地叹了口气,不过总感觉他的重点在裸奔上,“搭档,你也去吧,和杉本桑家那俩一起去,剧组组织的活动没什么大问题的。”

“你这个语气又把我当小孩……别看这个身高我也是高中生了啊!”

“呃,抱歉。”态度还行,道歉挺干脆。

“诶……大哥,你不去吗?”

“我不去了。……总要有人留下来看家啊,我看家。”

另一个我又要留下来看家。……其实原因是啥,你明说了不就完了么。……反正大家都知道你没钱。(我啥都没说)

“呃……那个,其实,大哥,家这边有剧组的人负责啦,不用你留下来……”

“剧组那边不靠谱,我不放心。”

“没什么人进来的啦,咱们家里最值钱的也就那些个决斗盘了,你觉得谁会要吗……?”

“没人要当然最好,可是一旦丢了就很麻烦。”

“不会的啦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打牌脑吗?放宽心,没啥事的,难得出门玩大家一起才高兴嘛。”

“我不去了,反正我也不想去海边,每天对着一个海马就够我烦了。”

“请不要把海马和海马放在一起说事,好恐怖……”

“他们兄弟的名字不都很恐怖吗?‘木马把木马干掉了’之类的……”

“海马杀毒把木马干掉了之类的……”

“够了那是什么啊手滑吗hhhhhhh”


——“你没钱吧。”


“……”

……我靠!哪个勇士!?

另一个我脸瞬间就黑了,天哪,你冷静啊!杀人是不对的啊!

现场鸦雀无声,大家齐刷刷地向一个人看过去……老天,是你啊,加加美桑家的另一个我,你又来了啊,上次大半夜作死那个就是你吧?搞得那天早上以后另一个我躲了我好长一段时间,怎么想都是你的错啊。

“喂,小气鬼,你又没钱了吧?”

……靠靠靠你还要重复一遍!?是真不怕死啊!?


may,又来了,另一个我一直都对加加美桑家的他很苦手,这次也没能制住他啊……加加美桑家的另一个我一直都称呼另一个我是“小气鬼”,好过分啊!真是的,虽然他是有点抠门啦……但是这不是因为他时常处于没钱的状态吗!谁像你啊有钱随便花!

“现在,闭嘴,给我,立刻,死中二!”

另一个我,你话都不会说了啊……。

“别这样喂?我是说我可以借你钱哦?不加高利贷。”

“去死吧混蛋。”

“……”

“……”


“……好吧,我是又没钱了,怎样。”

那个,其实你不用摆出这种“走投无路了还是承认了吧”的表情,我们都知道你没钱……。

“事实上……我啊……”另一个我挠挠头,有些为难地皱起眉,眼睛往别处看去,“我家的master最近不自重得厉害……于是我总被扣工资,就这样。”

“……”

对,是这回事。

“……等等,平山桑不自重,为什么扣你的工资?”

“废话!你敢扣他的工资吗?他走了dm谁画啊?我们可是要演到224集的啊!”

“……不要做出这种超时空的发言,很奇怪的诶。”

“刚刚那个5ds谁说的?”

“……当我没说。”

“所以呢?你不去了就?”加加美桑家的另一个我有些不高兴地皱起眉。

另一个我摇摇头:“旅游而已,不去也罢。”


“……要是有人希望你去呢?”


另一个我听到这话明显地一愣。……诶?这话哪里说错了吗?我们都很希望你去啊!

他有些别扭地看着加加美桑家的另一个我:“白痴吗你……谁会硬要我去啊……”

“有人希望你一定要去。”加加美桑认真地说。

哇塞,我头一回见到他那么认真的样子诶……

“……别闹了……能有谁啊……”另一个我小声说。诶,他是不是有点脸红?奇怪啊你脸红什么?

“他离你很近,你还认识,你们朝夕相处,虽然不是每时每刻都待在一起,但是他心里一直装着你,在你看不到的地方默默注视着你。”加加美桑家的另一个我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沉下声来,一字一顿地说。


“——高桥桑啊。”


“……!?”

另一个我又愣住了。

嗯,加加美桑家的另一个我这回总算是说了句靠谱的话。高桥桑确实总是看另一个我的排戏,据说是在学习master的什么作画来着……记不大清楚了,反正是总看着另一个我的。他一定是最希望另一个我去的人吧。

奇怪,另一个我的表情,莫名多了一点羞愤的意思……他的脸居然能做出这种表情,好可爱啊。

“你想想,高桥桑想采集‘裸体美少年的身材美感’,你这个全家身材最好的人不去他不得失望死啊?”加加美桑笑得有点恶作剧的意思,居然把手放在另一个我的腰上了,“喂喂,看看这腰,被裹在衣服里,太浪费了……去秀一把吧?啊?”

……他说着还掐了一下!掐了一下!!

包括我在内,我们所有人都石化了。

另一个我明显狠狠颤了一下。……天哪!他那个地方碰不得啊!谁碰他他都会跟谁急啊我都不行啊!加加美桑你保重吧明年的今天我会给你烧纸钱的……

另一个我身上的黑气都可以实体化了……天哪,我不呆着了,珍爱生命,我先走了。


等我冲回二楼房间的时候,就听见楼下惊天动地的响声。绝对的,另一个我绝对把桌子给掀了。又要向剧组报账单了啊……真是……


“不-许-碰-老-子-的-腰——!!”

“喂喂至于这么大反应吗……真是各方面的小气鬼啊……”

“大哥冷静啊杀人是犯法的啊!加加美你少说两句吧还在作死啊你!!——诶诶啊啊啊大哥快把菜刀放下那个真要出人命啊!!”……


评论 ( 5 )
热度 ( 15 )

© 风雪塞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