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塞北

腐女,宅妹,愤青,二次元,偶尔也混混三次圈子。看什么写什么,题材比较杂,承蒙喜爱,请自行取用(笑)

《通往胜利的关键》【九】

【当我恢复意识的那一刻,最先听到的,是你的声音。……于是我认识了你,因为你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呼唤我的人。

  ——无名的法老王】


“到我回合,抽——牌——”

黑暗人格拖长了声音,慢慢从卡组最上方摸出一张牌来。

“游戏打了这么久,也不知道找到打败马利克方法没有……”杏子担心地望着场上的身影。

“是啊,虽然防守做得很漂亮,但是有马利克的表人格在场上、他的攻击就等于被封住了……不攻击的话要怎么才能结束战斗呢……”御伽也喃喃地说。

“喂喂,你们啊,乐观一点好不好啊!别愁眉苦脸的!”本田不满地拉长了声调,望着杏子和御伽,“马利克的怪兽被打倒了三只了,游戏的怪兽却只损失了一只还被死者苏生复活了,就那个什么‘对战的代价’来看,形势很明显对游戏有利啊!我们要相信他!”

“城之内,现在形势有利于游戏吗?”杏子扭头问旁边的人。

城之内小幅度地点点头:“游戏用陷阱卡和魔法卡保护LP和自己,让怪兽出现可能面临的风险降低,相反马利克那边既无怪兽也付了不少代价,就我这个角度看来……游戏现在挺有利的。”

“是吗……”杏子颇安心地长出了口气。

“……喂,你不是自诩为陆上最强决斗者吗?给分析一下战局啊?”城之内皱起眉头,冲旁边的海马喊道。

“……”

海马抄着双手,默默地望着台上的两个人。

“哥哥?”木马歪头。

大家顿了顿,都纷纷看向海马。

……奇怪的是,明明形势有利于游戏,海马的表情,却像是自己被逼到绝境了那般严峻。


“王呦,咱们打了这么长时间,你也没说服我,我也没说服你,真可惜……本来还以为决斗结束我们能做个朋友什么的呢。你的朋友不都是这么得来的吗?像什么海马社长,像什么黄毛小子,像什么变态千年眼。”黑暗人格耸耸肩。

“能不能不要把自己同他们放在一起?你还没有那个资格。”王皱皱眉。

“哈哈……对对,我没有那个资格,说的对。您是谁啊,是至高无上的王,怎么可能看上我这种小角色呢?”黑暗人格干笑几声,伸手把一张卡摆在怪兽卡位上,“我以守备表示召唤威霸战士,回合结束。”

“诶……?”身后的游戏一怔,“他……就召唤一只防卫怪兽什么都不做吗?在‘对战的代价’这种规则里?”

“……”

王皱紧眉头。

【这家伙,到底要干嘛?】

【从刚才起就很奇怪……不,从一开始就很奇怪了,这家伙打的是什么算盘……抢先一步让‘对战的代价’在自己身上作用,明知道怪兽被消减就意味着要失去什么,却丝毫不以为然,不仅不加防备地攻击、现在居然还把怪兽变成了守备表示……就像故意在嘲笑我“在你畏手畏脚的时候我可一点都不受影响”……!】

“简直像是在故意诱导你攻击一样,另一个我。”游戏喃喃地说。

“是啊……他到底要干什么,堆墓吗……”王的声音里透着严峻,“可是他打了这么多场比赛,那副卡组里我就没见过跟堆墓有关的卡……而且‘对战的代价’规则还在场上,谁会花那么大代价堆墓呢?”

“……而且,你不觉得吗?另一个我。”游戏轻声提醒,“已经三只怪兽了,可是除了那个「自由」以外,他支付了什么代价,……你完全看不出来。”

“……”

王沉默了。

“另一个我,我担心这是个圈套。”游戏望向他的背影。

【搭档说的没错,的确,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三只怪兽,他究竟,都支付了些什么出去呢……?】


王轻轻摇摇头,努力把脑袋中的杂念除外,眼睛重回卡组上。

“搭档,你放心,黑暗游戏是绝对公平的游戏,我不会吃亏的。……我会打赢他,把你和马利克都救出来,你相信我。”

游戏一怔:“呃……我当然相信你,另一个我,我只是担心……”

“没什么好担心的,搭档。”王轻笑一下,“就算我真的会失去什么重要之物吧,不是还有你在我身后吗?……只要你还陪着我,我就能重新夺回一切。。”

“……”游戏一怔。

【……什……什么嘛……】

【轻易地说出这种话……果然,另一个我,你跟那时一样,还是那么狡猾啊。】

他轻轻地笑了。


“嗯……我不会走的。”游戏抬眼,眼眸中盛着一贯的温柔,静静地望着他的半身,“‘双魂献祭’也挺好的,至少他需要把我禁锢在场上,不会把我从你身边夺走。”

“我本来什么都没有,是你让我拥有了这么多。只要我们还在一起,我就有信心让他把拿走的通通还给我。”王的目光重新闪烁起来,“留在我身边吧,要上了!搭档!”

“到我回合!抽牌!!”


年轻的王猛地一怔。

从手指处传来的心跳,那种凛冽的气势,指腹在本来很普通的纸质卡牌上却分明感到了微微的酥麻,仿佛有什么灵魂激荡的碰撞在空中撞出火花,那若隐若现的电流在微微撼动他的手指……

【这、这是!】

王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来了吗……!

望着年轻的王那副神情,黑暗人格皱皱眉,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空中的细微波动让敏锐的决斗者之心有所觉察,海马睁大双眼,意识到那个少年刚刚已经抽到了什么样的卡。

“马利克,虽然不知道你在耍什么花样,但是我不会再等下去了!”王抬起头来,目光如炬,“你那些可笑的阴招和小花样,就给我老老实实败在神龙的怒吼之下吧!”

“游戏!抽到了什么卡,就老老实实把它摆上台面吧!”黑暗人格大笑道。

“上了!马利克!——我以场上的国王剑士、皇后剑士和卫兵剑士做祭品,召唤——”

王抬起一只手,晶亮的紫色瞳孔中迸发出耀眼的光芒,身后的校服随着空中无端而起的气流疯狂起伏,用决斗王不容侵犯的威严来迎接神明降临的奇迹——

“「欧西里斯的天空龙」!!”


“来了!游戏的神之卡,「欧西里斯的天空龙」!”城之内兴奋的大喊。

伴着空中慑人的怒吼,阴霾不散的天空惊雷乍起,道道亮紫色的闪电划破黑暗,电流在云层间撞击的巨响撼动着这方小小的决斗场。猛烈的气流几乎要掀翻观战的人们,夺目的红色出现在雷阵之中,天空龙巨大的身体在缓缓盘旋,凶狠可怖的龙头自云层后伸下来,向着决斗场上那个瘦削却威严的王飞去,所经之处雷霆大作。

“终于来了吗!欧西里斯!”连黑暗人格也兴奋地竖起了眉毛,冲着空中飞翔的龙大喊。

天空龙发出一声嘹亮的龙啸,巨大的身体降临在年轻的王身后,道道闪电在身边炸裂作响。……年轻的王就那么站在原地,身后的校服疯狂地舞动着,闪电的光自他背后发散而出、映出他坚毅的身影,如火的双瞳在一片逆光之中闪耀着凛冽的晶紫色,王的威严与坚韧油然而生,不容侵犯。


“……”

海马怔怔地望着那个小小的王。

他惊愕地发现,那个身影和天空龙站在一起的场景,为何,似曾相识……。


评论 ( 3 )
热度 ( 11 )

© 风雪塞北 | Powered by LOFTER